有高度不高冷,舞劇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首戰告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9
  • 来源:成人色网站大全_色网导航_av女皇

摘要:在藝術與市場之間尋找平衡,上海歌舞團靠原創精品樹立品牌。

電影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上映60年後,上海歌舞團將這部作品搬上瞭舞臺。用“不發一言”的舞劇形式講述諜戰故事、表現紅色題材,會好看嗎?不少人走近劇場之前心裡都有一個問號。

上個月,這部舞劇的公開排練和試演讓業內人士驚喜不已,熱烈的討論持續至今。原定的6場試演,臨時加到瞭9場,仍然一票難求,不少觀眾在劇場裡感動落淚,紛紛表示“超出預期”。

文藝作品過於高冷,難免與觀眾拉開距離,一味迎合市場,又容易喪失自我。思想性、藝術性、觀賞性的統一,總是可遇而不可求。從榮獲中國專業舞蹈最高獎“荷花獎”、演出場次超過200場的《朱鹮》,到旗開得勝的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,上海歌舞團近年來一直在藝術和市場、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之間努力尋找平衡,靠原創精品樹立品牌。他們的實踐證明:“魚和熊掌”並非不可兼得。

諜影重重的上海,誰是敵人,誰是朋友?

專傢:這部舞劇可被寫進教科書

在日前舉行的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專傢研討會上,中國舞蹈傢協會主席馮雙白對這部舞劇不吝贊美之詞:“這部劇將戲劇和舞蹈很好地結合在一起,達到瞭示范性的高度,完全可以被寫進舞蹈學院的教科書。巧妙空間的變化、大膽的設計和敏感的捕捉,展現出當代舞劇創作的美學新精神。”

“一開始我並不看好這部作品,但看完之後卻眼眶濕潤,興奮不已。” 上海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主任林宏鳴認為,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是中國民族舞劇新時期的創新突破之作,是代表上海文化品牌建設成果、從高原邁向高峰的誠意之作,是一部既能獲獎又有市場的難得佳作。

在林宏鳴看來,這部作品的一大亮點在於人物形象的塑造突破瞭舞劇類型化的窠臼。沒有符號化的表達,角色栩栩如生。在編劇羅懷臻的筆下,劇中的九個主要人物幾乎都擁有“雙重身份”,錯綜復雜的人物關系和矛盾焦點,為觀眾制造出重重懸念。此外,演員的表演也是教科書級別的。上海歌舞團首席演員王佳俊、朱潔靜在《朱鹮》之後再度攜手,在劇中分別飾演中共地下黨員“李俠”與“蘭芬”,這兩個角色以烈士李白和他的妻子裘惠英為原型。兩位演員憑借紮實的舞蹈功底、精湛的演技和舞臺表現力牢牢抓住瞭人們的眼球。

李俠和蘭芬每日行走在刀鋒。

上海歌舞團請來四方才俊,為這部作品組建起一個年輕而充滿活力的主創團隊,他們創意十足。韓真、周莉亞兩位“80後”總編導在劇中加入瞭不少現代舞的元素,更加真實、深刻地傳遞出角色的情感。作曲楊帆創作的音樂成功地營造瞭緊張的諜戰氛圍,同時也細膩刻畫出人物的內心活動。舞美設計師秦立運用瞭26塊可移動的景片,在電腦編程的統一調度下,騰挪旋轉,配合多媒體投影,實現不同場景的轉換。大膽的藝術手法、當代的舞蹈語言,打破瞭觀眾對紅色舞劇的想象。“這是一部沒有短板的作品,這一點十分難得。”林宏鳴說。

當然,試演階段的《永不消逝的電波》並不完美。有專傢指出,劇中的部分道具、投影的設計,未加詳細考證,與歷史真實稍有不符。雖然許多觀眾也許未曾留意,但創作者必須嚴謹對待舞臺上呈現的每一個細節。也有專傢建議,某些地方可以適當做些減法,讓整部劇的節奏更加流暢。文藝評論傢方傢駿說:“這部作品是奔著精品去的,下一步打磨過程中,希望我們主創團隊不要給自己設禁區,大膽嘗試,讓路走得更寬一點。”

觀眾:給我帶來巨大的心靈沖擊

與專傢註重藝術創新不同,觀眾似乎更多地關註“美不美”。許多觀眾都提到,自己最喜歡的段落是第二幕的女子群舞。伴著《漁光曲》,一群穿著旗袍的上海女子,借著小板凳和蒲扇,在弄堂裡起舞,市井又優雅。在全劇緊張的節奏中,留下瞭浪漫舒展的一筆。一位觀眾說:“當《漁光曲》音樂響起的那一刻,戳中瞭我的淚點,它勾起瞭我作為上海人的童年記憶,非常有感觸。”

第二幕群舞,穿著旗袍的上海女人伴著《漁光曲》起舞。

藝術